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www.sss050.com_www.sss050.com-【聘用庞大】

文章来源:SEO    发布时间:2019-10-19 19:58:49  【字号:      】

www.sss050.com_www.sss050.com-【聘用庞大】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一面是特区的突飞猛进仍然需要大量人才,一面是计划调配没有足够的空间,当时已任市人事局局长的蔡云九发现,在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资源构成之间出现了严重矛盾。“感到这种情况有问题了,对深圳的发展,光靠计划调配是不行的。”  他说,当时深圳人才流动问题最为严重。对外地流入深圳的人才,人事部门要想办法让他们各得其所;对已经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则要想办法给他们提供一个平台,改变不能兼容的现状。“如何让人才流动到符合本专业和符合本人能力的工作岗位上”成为当时深圳人事问题的核心。“光靠计划调配肯定没有办法解决。必须要走市场化的道路。”  1991年,深圳又开全国先河,再次对人才引进制度改革,首创人才智力市场,新形成了计划调配和人才市场调节相结合的制度,即“调配给户口,但在市场上要先工作”。“企业既可随时在人才市场上找到合适的员工,通过每年考核员工技能,将调动指标发放给真正‘有能力、有水平、能够创造价值的’的人才,又可让‘漂’在深圳的或用非所学的人找到工作。”蔡云九认为,这一改革提高了调人的质量。  蔡云九回忆,最初的人才市场设在华强南一间200平方米左右的二楼房间。成立当天,“楼梯上,楼底下,楼顶上,围了一两千人来看”。  此后不久,华强南人才市场的场地已无法满足求职的需求。1991年9月,人才市场就搬到了华强北的纺织大厦,面积扩大到3000平米,“这个地方很快又火起来了”。几年以后,人才市场再度迁址,并于1997年在宝安北路成立了人才大市场。“这时人才大市场已变成三层楼,两万多平米,每天都有上万人前来。光门票和企业入场费的钱一年就有七八千万元。”蔡云九说。  除了在国内寻觅人才,深圳还于1992年5月组织过全国首次的深圳海外招聘团,一时间轰动海外。  除了在国内寻觅人才,1992年深圳以市政府名义到美国招聘留学生,这在国内是第一次。从当时的角度来看,这是很敏感的,一时间引起海外很大反响。  “我去到那边就接过几个电话,问是不是邓小平让我们来的我说邓小平不认识我们,我们也没接到他的通知。我们主要是来招聘人才,深圳的发展你不知道,发展很快,突飞猛进,现在需要外向型人才。当时美国之音的记者也跟着我们,时任深圳市委副书记厉有为走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蔡云九回忆了当时的情况。  他说,就深圳而言,赴海外招聘主要是因为深圳以外向型经济为主导,产业发展需要有国际视野的海外留学生。当时给予归国留学生的优惠条件包括一套公务员标准的福利房,企业技术入股和参与投资,并且保证留学生国内国外“来去自由”。  首次海外招聘,招聘团足迹遍及美国东西海岸,持续了长达半个月,发出了800多份申请意向书,签署意向的有100多人,最终回来三四十人。尽管人数不多,但却较好地向海外华侨、同乡会等介绍了中国的发展形势和深圳改革开放的成果。  此外,像1992年这样的海外招聘深圳又进行了六次,从2001年的美国行到2008年到伦敦和巴黎的欧洲招聘,陆续有不少留学生和外籍人士被深圳吸引。到去年为止,已经有39000多名“海归”落户深圳。  “有一年我们需要招20个人,结果报名人数超过了4600人,竞争的激烈程度比现在考大学和找工作都要厉害吧。”回忆起当年在蛇口工作的经历,今年已经78岁的老人熊秉权仍旧精神矍铄,思维敏捷。老人从1981年起就担任深圳市蛇口工业区管委会副主任,后来还担任了蛇口区管理局局长、蛇口工业区党委书记,是袁庚的得力助手,也是当年在全国首开人才招聘工作的主要负责人。  “蛇口工业区刚成立的时候并没有几个人,都是从内地调过来的。这种人才流动方式并不能够解决工业区发展的人才需求。”熊秉权说,按照惯例,干部的调动是组织部门的事情,用人单位处于被动地位。一者调动的速度比较慢,在过去的体制下,组织关系都是盘根错节的,要调动需要上下跑动办理一大堆手续。此外,以行政命令调动的人员对于个人或用人单位而言,都没有太多的选择余地,来到以后不一定能够适应岗位的工作需求。  改革大幕初启,蛇口的发展如火如荼,如何能够缓解工业区各企业的用人之渴蛇口想到了“公开招聘”。“当年这个东西还是个外来品,没有几个人听过,也没有什么地方尝试过,这是我们在学习西方的管理经验中搬过来的。”熊秉权告诉记者,为了能够顺利启动招聘工作,袁庚曾专门前往北京,向中央领导请示,拿到中央的批条以后,再到组织部去开了介绍信,才为蛇口争取到了自主招聘、选拔人才的机会。3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一面是特区的突飞猛进仍然需要大量人才,一面是计划调配没有足够的空间,当时已任市人事局局长的蔡云九发现,在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资源构成之间出现了严重矛盾。“感到这种情况有问题了,对深圳的发展,光靠计划调配是不行的。”  他说,当时深圳人才流动问题最为严重。对外地流入深圳的人才,人事部门要想办法让他们各得其所;对已经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则要想办法给他们提供一个平台,改变不能兼容的现状。“如何让人才流动到符合本专业和符合本人能力的工作岗位上”成为当时深圳人事问题的核心。“光靠计划调配肯定没有办法解决。必须要走市场化的道路。”  1991年,深圳又开全国先河,再次对人才引进制度改革,首创人才智力市场,新形成了计划调配和人才市场调节相结合的制度,即“调配给户口,但在市场上要先工作”。“企业既可随时在人才市场上找到合适的员工,通过每年考核员工技能,将调动指标发放给真正‘有能力、有水平、能够创造价值的’的人才,又可让‘漂’在深圳的或用非所学的人找到工作。”蔡云九认为,这一改革提高了调人的质量。  蔡云九回忆,最初的人才市场设在华强南一间200平方米左右的二楼房间。成立当天,“楼梯上,楼底下,楼顶上,围了一两千人来看”。  此后不久,华强南人才市场的场地已无法满足求职的需求。1991年9月,人才市场就搬到了华强北的纺织大厦,面积扩大到3000平米,“这个地方很快又火起来了”。几年以后,人才市场再度迁址,并于1997年在宝安北路成立了人才大市场。“这时人才大市场已变成三层楼,两万多平米,每天都有上万人前来。光门票和企业入场费的钱一年就有七八千万元。”蔡云九说。  除了在国内寻觅人才,深圳还于1992年5月组织过全国首次的深圳海外招聘团,一时间轰动海外。  除了在国内寻觅人才,1992年深圳以市政府名义到美国招聘留学生,这在国内是第一次。从当时的角度来看,这是很敏感的,一时间引起海外很大反响。  “我去到那边就接过几个电话,问是不是邓小平让我们来的我说邓小平不认识我们,我们也没接到他的通知。我们主要是来招聘人才,深圳的发展你不知道,发展很快,突飞猛进,现在需要外向型人才。当时美国之音的记者也跟着我们,时任深圳市委副书记厉有为走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蔡云九回忆了当时的情况。  他说,就深圳而言,赴海外招聘主要是因为深圳以外向型经济为主导,产业发展需要有国际视野的海外留学生。当时给予归国留学生的优惠条件包括一套公务员标准的福利房,企业技术入股和参与投资,并且保证留学生国内国外“来去自由”。  首次海外招聘,招聘团足迹遍及美国东西海岸,持续了长达半个月,发出了800多份申请意向书,签署意向的有100多人,最终回来三四十人。尽管人数不多,但却较好地向海外华侨、同乡会等介绍了中国的发展形势和深圳改革开放的成果。  此外,像1992年这样的海外招聘深圳又进行了六次,从2001年的美国行到2008年到伦敦和巴黎的欧洲招聘,陆续有不少留学生和外籍人士被深圳吸引。到去年为止,已经有39000多名“海归”落户深圳。  “有一年我们需要招20个人,结果报名人数超过了4600人,竞争的激烈程度比现在考大学和找工作都要厉害吧。”回忆起当年在蛇口工作的经历,今年已经78岁的老人熊秉权仍旧精神矍铄,思维敏捷。老人从1981年起就担任深圳市蛇口工业区管委会副主任,后来还担任了蛇口区管理局局长、蛇口工业区党委书记,是袁庚的得力助手,也是当年在全国首开人才招聘工作的主要负责人。  “蛇口工业区刚成立的时候并没有几个人,都是从内地调过来的。这种人才流动方式并不能够解决工业区发展的人才需求。”熊秉权说,按照惯例,干部的调动是组织部门的事情,用人单位处于被动地位。一者调动的速度比较慢,在过去的体制下,组织关系都是盘根错节的,要调动需要上下跑动办理一大堆手续。此外,以行政命令调动的人员对于个人或用人单位而言,都没有太多的选择余地,来到以后不一定能够适应岗位的工作需求。  改革大幕初启,蛇口的发展如火如荼,如何能够缓解工业区各企业的用人之渴蛇口想到了“公开招聘”。“当年这个东西还是个外来品,没有几个人听过,也没有什么地方尝试过,这是我们在学习西方的管理经验中搬过来的。”熊秉权告诉记者,为了能够顺利启动招聘工作,袁庚曾专门前往北京,向中央领导请示,拿到中央的批条以后,再到组织部去开了介绍信,才为蛇口争取到了自主招聘、选拔人才的机会。3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一面是特区的突飞猛进仍然需要大量人才,一面是计划调配没有足够的空间,当时已任市人事局局长的蔡云九发现,在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资源构成之间出现了严重矛盾。“感到这种情况有问题了,对深圳的发展,光靠计划调配是不行的。”  他说,当时深圳人才流动问题最为严重。对外地流入深圳的人才,人事部门要想办法让他们各得其所;对已经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则要想办法给他们提供一个平台,改变不能兼容的现状。“如何让人才流动到符合本专业和符合本人能力的工作岗位上”成为当时深圳人事问题的核心。“光靠计划调配肯定没有办法解决。必须要走市场化的道路。”  1991年,深圳又开全国先河,再次对人才引进制度改革,首创人才智力市场,新形成了计划调配和人才市场调节相结合的制度,即“调配给户口,但在市场上要先工作”。“企业既可随时在人才市场上找到合适的员工,通过每年考核员工技能,将调动指标发放给真正‘有能力、有水平、能够创造价值的’的人才,又可让‘漂’在深圳的或用非所学的人找到工作。”蔡云九认为,这一改革提高了调人的质量。  蔡云九回忆,最初的人才市场设在华强南一间200平方米左右的二楼房间。成立当天,“楼梯上,楼底下,楼顶上,围了一两千人来看”。  此后不久,华强南人才市场的场地已无法满足求职的需求。1991年9月,人才市场就搬到了华强北的纺织大厦,面积扩大到3000平米,“这个地方很快又火起来了”。几年以后,人才市场再度迁址,并于1997年在宝安北路成立了人才大市场。“这时人才大市场已变成三层楼,两万多平米,每天都有上万人前来。光门票和企业入场费的钱一年就有七八千万元。”蔡云九说。  除了在国内寻觅人才,深圳还于1992年5月组织过全国首次的深圳海外招聘团,一时间轰动海外。  除了在国内寻觅人才,1992年深圳以市政府名义到美国招聘留学生,这在国内是第一次。从当时的角度来看,这是很敏感的,一时间引起海外很大反响。  “我去到那边就接过几个电话,问是不是邓小平让我们来的我说邓小平不认识我们,我们也没接到他的通知。我们主要是来招聘人才,深圳的发展你不知道,发展很快,突飞猛进,现在需要外向型人才。当时美国之音的记者也跟着我们,时任深圳市委副书记厉有为走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蔡云九回忆了当时的情况。  他说,就深圳而言,赴海外招聘主要是因为深圳以外向型经济为主导,产业发展需要有国际视野的海外留学生。当时给予归国留学生的优惠条件包括一套公务员标准的福利房,企业技术入股和参与投资,并且保证留学生国内国外“来去自由”。  首次海外招聘,招聘团足迹遍及美国东西海岸,持续了长达半个月,发出了800多份申请意向书,签署意向的有100多人,最终回来三四十人。尽管人数不多,但却较好地向海外华侨、同乡会等介绍了中国的发展形势和深圳改革开放的成果。  此外,像1992年这样的海外招聘深圳又进行了六次,从2001年的美国行到2008年到伦敦和巴黎的欧洲招聘,陆续有不少留学生和外籍人士被深圳吸引。到去年为止,已经有39000多名“海归”落户深圳。  “有一年我们需要招20个人,结果报名人数超过了4600人,竞争的激烈程度比现在考大学和找工作都要厉害吧。”回忆起当年在蛇口工作的经历,今年已经78岁的老人熊秉权仍旧精神矍铄,思维敏捷。老人从1981年起就担任深圳市蛇口工业区管委会副主任,后来还担任了蛇口区管理局局长、蛇口工业区党委书记,是袁庚的得力助手,也是当年在全国首开人才招聘工作的主要负责人。  “蛇口工业区刚成立的时候并没有几个人,都是从内地调过来的。这种人才流动方式并不能够解决工业区发展的人才需求。”熊秉权说,按照惯例,干部的调动是组织部门的事情,用人单位处于被动地位。一者调动的速度比较慢,在过去的体制下,组织关系都是盘根错节的,要调动需要上下跑动办理一大堆手续。此外,以行政命令调动的人员对于个人或用人单位而言,都没有太多的选择余地,来到以后不一定能够适应岗位的工作需求。  改革大幕初启,蛇口的发展如火如荼,如何能够缓解工业区各企业的用人之渴蛇口想到了“公开招聘”。“当年这个东西还是个外来品,没有几个人听过,也没有什么地方尝试过,这是我们在学习西方的管理经验中搬过来的。”熊秉权告诉记者,为了能够顺利启动招聘工作,袁庚曾专门前往北京,向中央领导请示,拿到中央的批条以后,再到组织部去开了介绍信,才为蛇口争取到了自主招聘、选拔人才的机会。3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一面是特区的突飞猛进仍然需要大量人才,一面是计划调配没有足够的空间,当时已任市人事局局长的蔡云九发现,在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资源构成之间出现了严重矛盾。“感到这种情况有问题了,对深圳的发展,光靠计划调配是不行的。”  他说,当时深圳人才流动问题最为严重。对外地流入深圳的人才,人事部门要想办法让他们各得其所;对已经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则要想办法给他们提供一个平台,改变不能兼容的现状。“如何让人才流动到符合本专业和符合本人能力的工作岗位上”成为当时深圳人事问题的核心。“光靠计划调配肯定没有办法解决。必须要走市场化的道路。”  1991年,深圳又开全国先河,再次对人才引进制度改革,首创人才智力市场,新形成了计划调配和人才市场调节相结合的制度,即“调配给户口,但在市场上要先工作”。“企业既可随时在人才市场上找到合适的员工,通过每年考核员工技能,将调动指标发放给真正‘有能力、有水平、能够创造价值的’的人才,又可让‘漂’在深圳的或用非所学的人找到工作。”蔡云九认为,这一改革提高了调人的质量。  蔡云九回忆,最初的人才市场设在华强南一间200平方米左右的二楼房间。成立当天,“楼梯上,楼底下,楼顶上,围了一两千人来看”。  此后不久,华强南人才市场的场地已无法满足求职的需求。1991年9月,人才市场就搬到了华强北的纺织大厦,面积扩大到3000平米,“这个地方很快又火起来了”。几年以后,人才市场再度迁址,并于1997年在宝安北路成立了人才大市场。“这时人才大市场已变成三层楼,两万多平米,每天都有上万人前来。光门票和企业入场费的钱一年就有七八千万元。”蔡云九说。  除了在国内寻觅人才,深圳还于1992年5月组织过全国首次的深圳海外招聘团,一时间轰动海外。  除了在国内寻觅人才,1992年深圳以市政府名义到美国招聘留学生,这在国内是第一次。从当时的角度来看,这是很敏感的,一时间引起海外很大反响。  “我去到那边就接过几个电话,问是不是邓小平让我们来的我说邓小平不认识我们,我们也没接到他的通知。我们主要是来招聘人才,深圳的发展你不知道,发展很快,突飞猛进,现在需要外向型人才。当时美国之音的记者也跟着我们,时任深圳市委副书记厉有为走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蔡云九回忆了当时的情况。  他说,就深圳而言,赴海外招聘主要是因为深圳以外向型经济为主导,产业发展需要有国际视野的海外留学生。当时给予归国留学生的优惠条件包括一套公务员标准的福利房,企业技术入股和参与投资,并且保证留学生国内国外“来去自由”。  首次海外招聘,招聘团足迹遍及美国东西海岸,持续了长达半个月,发出了800多份申请意向书,签署意向的有100多人,最终回来三四十人。尽管人数不多,但却较好地向海外华侨、同乡会等介绍了中国的发展形势和深圳改革开放的成果。  此外,像1992年这样的海外招聘深圳又进行了六次,从2001年的美国行到2008年到伦敦和巴黎的欧洲招聘,陆续有不少留学生和外籍人士被深圳吸引。到去年为止,已经有39000多名“海归”落户深圳。  “有一年我们需要招20个人,结果报名人数超过了4600人,竞争的激烈程度比现在考大学和找工作都要厉害吧。”回忆起当年在蛇口工作的经历,今年已经78岁的老人熊秉权仍旧精神矍铄,思维敏捷。老人从1981年起就担任深圳市蛇口工业区管委会副主任,后来还担任了蛇口区管理局局长、蛇口工业区党委书记,是袁庚的得力助手,也是当年在全国首开人才招聘工作的主要负责人。  “蛇口工业区刚成立的时候并没有几个人,都是从内地调过来的。这种人才流动方式并不能够解决工业区发展的人才需求。”熊秉权说,按照惯例,干部的调动是组织部门的事情,用人单位处于被动地位。一者调动的速度比较慢,在过去的体制下,组织关系都是盘根错节的,要调动需要上下跑动办理一大堆手续。此外,以行政命令调动的人员对于个人或用人单位而言,都没有太多的选择余地,来到以后不一定能够适应岗位的工作需求。  改革大幕初启,蛇口的发展如火如荼,如何能够缓解工业区各企业的用人之渴蛇口想到了“公开招聘”。“当年这个东西还是个外来品,没有几个人听过,也没有什么地方尝试过,这是我们在学习西方的管理经验中搬过来的。”熊秉权告诉记者,为了能够顺利启动招聘工作,袁庚曾专门前往北京,向中央领导请示,拿到中央的批条以后,再到组织部去开了介绍信,才为蛇口争取到了自主招聘、选拔人才的机会。3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一面是特区的突飞猛进仍然需要大量人才,一面是计划调配没有足够的空间,当时已任市人事局局长的蔡云九发现,在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资源构成之间出现了严重矛盾。“感到这种情况有问题了,对深圳的发展,光靠计划调配是不行的。”  他说,当时深圳人才流动问题最为严重。对外地流入深圳的人才,人事部门要想办法让他们各得其所;对已经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则要想办法给他们提供一个平台,改变不能兼容的现状。“如何让人才流动到符合本专业和符合本人能力的工作岗位上”成为当时深圳人事问题的核心。“光靠计划调配肯定没有办法解决。必须要走市场化的道路。”  1991年,深圳又开全国先河,再次对人才引进制度改革,首创人才智力市场,新形成了计划调配和人才市场调节相结合的制度,即“调配给户口,但在市场上要先工作”。“企业既可随时在人才市场上找到合适的员工,通过每年考核员工技能,将调动指标发放给真正‘有能力、有水平、能够创造价值的’的人才,又可让‘漂’在深圳的或用非所学的人找到工作。”蔡云九认为,这一改革提高了调人的质量。  蔡云九回忆,最初的人才市场设在华强南一间200平方米左右的二楼房间。成立当天,“楼梯上,楼底下,楼顶上,围了一两千人来看”。  此后不久,华强南人才市场的场地已无法满足求职的需求。1991年9月,人才市场就搬到了华强北的纺织大厦,面积扩大到3000平米,“这个地方很快又火起来了”。几年以后,人才市场再度迁址,并于1997年在宝安北路成立了人才大市场。“这时人才大市场已变成三层楼,两万多平米,每天都有上万人前来。光门票和企业入场费的钱一年就有七八千万元。”蔡云九说。  除了在国内寻觅人才,深圳还于1992年5月组织过全国首次的深圳海外招聘团,一时间轰动海外。  除了在国内寻觅人才,1992年深圳以市政府名义到美国招聘留学生,这在国内是第一次。从当时的角度来看,这是很敏感的,一时间引起海外很大反响。  “我去到那边就接过几个电话,问是不是邓小平让我们来的我说邓小平不认识我们,我们也没接到他的通知。我们主要是来招聘人才,深圳的发展你不知道,发展很快,突飞猛进,现在需要外向型人才。当时美国之音的记者也跟着我们,时任深圳市委副书记厉有为走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蔡云九回忆了当时的情况。  他说,就深圳而言,赴海外招聘主要是因为深圳以外向型经济为主导,产业发展需要有国际视野的海外留学生。当时给予归国留学生的优惠条件包括一套公务员标准的福利房,企业技术入股和参与投资,并且保证留学生国内国外“来去自由”。  首次海外招聘,招聘团足迹遍及美国东西海岸,持续了长达半个月,发出了800多份申请意向书,签署意向的有100多人,最终回来三四十人。尽管人数不多,但却较好地向海外华侨、同乡会等介绍了中国的发展形势和深圳改革开放的成果。  此外,像1992年这样的海外招聘深圳又进行了六次,从2001年的美国行到2008年到伦敦和巴黎的欧洲招聘,陆续有不少留学生和外籍人士被深圳吸引。到去年为止,已经有39000多名“海归”落户深圳。  “有一年我们需要招20个人,结果报名人数超过了4600人,竞争的激烈程度比现在考大学和找工作都要厉害吧。”回忆起当年在蛇口工作的经历,今年已经78岁的老人熊秉权仍旧精神矍铄,思维敏捷。老人从1981年起就担任深圳市蛇口工业区管委会副主任,后来还担任了蛇口区管理局局长、蛇口工业区党委书记,是袁庚的得力助手,也是当年在全国首开人才招聘工作的主要负责人。  “蛇口工业区刚成立的时候并没有几个人,都是从内地调过来的。这种人才流动方式并不能够解决工业区发展的人才需求。”熊秉权说,按照惯例,干部的调动是组织部门的事情,用人单位处于被动地位。一者调动的速度比较慢,在过去的体制下,组织关系都是盘根错节的,要调动需要上下跑动办理一大堆手续。此外,以行政命令调动的人员对于个人或用人单位而言,都没有太多的选择余地,来到以后不一定能够适应岗位的工作需求。  改革大幕初启,蛇口的发展如火如荼,如何能够缓解工业区各企业的用人之渴蛇口想到了“公开招聘”。“当年这个东西还是个外来品,没有几个人听过,也没有什么地方尝试过,这是我们在学习西方的管理经验中搬过来的。”熊秉权告诉记者,为了能够顺利启动招聘工作,袁庚曾专门前往北京,向中央领导请示,拿到中央的批条以后,再到组织部去开了介绍信,才为蛇口争取到了自主招聘、选拔人才的机会。3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一面是特区的突飞猛进仍然需要大量人才,一面是计划调配没有足够的空间,当时已任市人事局局长的蔡云九发现,在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资源构成之间出现了严重矛盾。“感到这种情况有问题了,对深圳的发展,光靠计划调配是不行的。”  他说,当时深圳人才流动问题最为严重。对外地流入深圳的人才,人事部门要想办法让他们各得其所;对已经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则要想办法给他们提供一个平台,改变不能兼容的现状。“如何让人才流动到符合本专业和符合本人能力的工作岗位上”成为当时深圳人事问题的核心。“光靠计划调配肯定没有办法解决。必须要走市场化的道路。”  1991年,深圳又开全国先河,再次对人才引进制度改革,首创人才智力市场,新形成了计划调配和人才市场调节相结合的制度,即“调配给户口,但在市场上要先工作”。“企业既可随时在人才市场上找到合适的员工,通过每年考核员工技能,将调动指标发放给真正‘有能力、有水平、能够创造价值的’的人才,又可让‘漂’在深圳的或用非所学的人找到工作。”蔡云九认为,这一改革提高了调人的质量。  蔡云九回忆,最初的人才市场设在华强南一间200平方米左右的二楼房间。成立当天,“楼梯上,楼底下,楼顶上,围了一两千人来看”。  此后不久,华强南人才市场的场地已无法满足求职的需求。1991年9月,人才市场就搬到了华强北的纺织大厦,面积扩大到3000平米,“这个地方很快又火起来了”。几年以后,人才市场再度迁址,并于1997年在宝安北路成立了人才大市场。“这时人才大市场已变成三层楼,两万多平米,每天都有上万人前来。光门票和企业入场费的钱一年就有七八千万元。”蔡云九说。  除了在国内寻觅人才,深圳还于1992年5月组织过全国首次的深圳海外招聘团,一时间轰动海外。  除了在国内寻觅人才,1992年深圳以市政府名义到美国招聘留学生,这在国内是第一次。从当时的角度来看,这是很敏感的,一时间引起海外很大反响。  “我去到那边就接过几个电话,问是不是邓小平让我们来的我说邓小平不认识我们,我们也没接到他的通知。我们主要是来招聘人才,深圳的发展你不知道,发展很快,突飞猛进,现在需要外向型人才。当时美国之音的记者也跟着我们,时任深圳市委副书记厉有为走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蔡云九回忆了当时的情况。  他说,就深圳而言,赴海外招聘主要是因为深圳以外向型经济为主导,产业发展需要有国际视野的海外留学生。当时给予归国留学生的优惠条件包括一套公务员标准的福利房,企业技术入股和参与投资,并且保证留学生国内国外“来去自由”。  首次海外招聘,招聘团足迹遍及美国东西海岸,持续了长达半个月,发出了800多份申请意向书,签署意向的有100多人,最终回来三四十人。尽管人数不多,但却较好地向海外华侨、同乡会等介绍了中国的发展形势和深圳改革开放的成果。  此外,像1992年这样的海外招聘深圳又进行了六次,从2001年的美国行到2008年到伦敦和巴黎的欧洲招聘,陆续有不少留学生和外籍人士被深圳吸引。到去年为止,已经有39000多名“海归”落户深圳。  “有一年我们需要招20个人,结果报名人数超过了4600人,竞争的激烈程度比现在考大学和找工作都要厉害吧。”回忆起当年在蛇口工作的经历,今年已经78岁的老人熊秉权仍旧精神矍铄,思维敏捷。老人从1981年起就担任深圳市蛇口工业区管委会副主任,后来还担任了蛇口区管理局局长、蛇口工业区党委书记,是袁庚的得力助手,也是当年在全国首开人才招聘工作的主要负责人。  “蛇口工业区刚成立的时候并没有几个人,都是从内地调过来的。这种人才流动方式并不能够解决工业区发展的人才需求。”熊秉权说,按照惯例,干部的调动是组织部门的事情,用人单位处于被动地位。一者调动的速度比较慢,在过去的体制下,组织关系都是盘根错节的,要调动需要上下跑动办理一大堆手续。此外,以行政命令调动的人员对于个人或用人单位而言,都没有太多的选择余地,来到以后不一定能够适应岗位的工作需求。  改革大幕初启,蛇口的发展如火如荼,如何能够缓解工业区各企业的用人之渴蛇口想到了“公开招聘”。“当年这个东西还是个外来品,没有几个人听过,也没有什么地方尝试过,这是我们在学习西方的管理经验中搬过来的。”熊秉权告诉记者,为了能够顺利启动招聘工作,袁庚曾专门前往北京,向中央领导请示,拿到中央的批条以后,再到组织部去开了介绍信,才为蛇口争取到了自主招聘、选拔人才的机会。3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一面是特区的突飞猛进仍然需要大量人才,一面是计划调配没有足够的空间,当时已任市人事局局长的蔡云九发现,在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资源构成之间出现了严重矛盾。“感到这种情况有问题了,对深圳的发展,光靠计划调配是不行的。”  他说,当时深圳人才流动问题最为严重。对外地流入深圳的人才,人事部门要想办法让他们各得其所;对已经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则要想办法给他们提供一个平台,改变不能兼容的现状。“如何让人才流动到符合本专业和符合本人能力的工作岗位上”成为当时深圳人事问题的核心。“光靠计划调配肯定没有办法解决。必须要走市场化的道路。”  1991年,深圳又开全国先河,再次对人才引进制度改革,首创人才智力市场,新形成了计划调配和人才市场调节相结合的制度,即“调配给户口,但在市场上要先工作”。“企业既可随时在人才市场上找到合适的员工,通过每年考核员工技能,将调动指标发放给真正‘有能力、有水平、能够创造价值的’的人才,又可让‘漂’在深圳的或用非所学的人找到工作。”蔡云九认为,这一改革提高了调人的质量。  蔡云九回忆,最初的人才市场设在华强南一间200平方米左右的二楼房间。成立当天,“楼梯上,楼底下,楼顶上,围了一两千人来看”。  此后不久,华强南人才市场的场地已无法满足求职的需求。1991年9月,人才市场就搬到了华强北的纺织大厦,面积扩大到3000平米,“这个地方很快又火起来了”。几年以后,人才市场再度迁址,并于1997年在宝安北路成立了人才大市场。“这时人才大市场已变成三层楼,两万多平米,每天都有上万人前来。光门票和企业入场费的钱一年就有七八千万元。”蔡云九说。  除了在国内寻觅人才,深圳还于1992年5月组织过全国首次的深圳海外招聘团,一时间轰动海外。  除了在国内寻觅人才,1992年深圳以市政府名义到美国招聘留学生,这在国内是第一次。从当时的角度来看,这是很敏感的,一时间引起海外很大反响。  “我去到那边就接过几个电话,问是不是邓小平让我们来的我说邓小平不认识我们,我们也没接到他的通知。我们主要是来招聘人才,深圳的发展你不知道,发展很快,突飞猛进,现在需要外向型人才。当时美国之音的记者也跟着我们,时任深圳市委副书记厉有为走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蔡云九回忆了当时的情况。  他说,就深圳而言,赴海外招聘主要是因为深圳以外向型经济为主导,产业发展需要有国际视野的海外留学生。当时给予归国留学生的优惠条件包括一套公务员标准的福利房,企业技术入股和参与投资,并且保证留学生国内国外“来去自由”。  首次海外招聘,招聘团足迹遍及美国东西海岸,持续了长达半个月,发出了800多份申请意向书,签署意向的有100多人,最终回来三四十人。尽管人数不多,但却较好地向海外华侨、同乡会等介绍了中国的发展形势和深圳改革开放的成果。  此外,像1992年这样的海外招聘深圳又进行了六次,从2001年的美国行到2008年到伦敦和巴黎的欧洲招聘,陆续有不少留学生和外籍人士被深圳吸引。到去年为止,已经有39000多名“海归”落户深圳。  “有一年我们需要招20个人,结果报名人数超过了4600人,竞争的激烈程度比现在考大学和找工作都要厉害吧。”回忆起当年在蛇口工作的经历,今年已经78岁的老人熊秉权仍旧精神矍铄,思维敏捷。老人从1981年起就担任深圳市蛇口工业区管委会副主任,后来还担任了蛇口区管理局局长、蛇口工业区党委书记,是袁庚的得力助手,也是当年在全国首开人才招聘工作的主要负责人。  “蛇口工业区刚成立的时候并没有几个人,都是从内地调过来的。这种人才流动方式并不能够解决工业区发展的人才需求。”熊秉权说,按照惯例,干部的调动是组织部门的事情,用人单位处于被动地位。一者调动的速度比较慢,在过去的体制下,组织关系都是盘根错节的,要调动需要上下跑动办理一大堆手续。此外,以行政命令调动的人员对于个人或用人单位而言,都没有太多的选择余地,来到以后不一定能够适应岗位的工作需求。  改革大幕初启,蛇口的发展如火如荼,如何能够缓解工业区各企业的用人之渴蛇口想到了“公开招聘”。“当年这个东西还是个外来品,没有几个人听过,也没有什么地方尝试过,这是我们在学习西方的管理经验中搬过来的。”熊秉权告诉记者,为了能够顺利启动招聘工作,袁庚曾专门前往北京,向中央领导请示,拿到中央的批条以后,再到组织部去开了介绍信,才为蛇口争取到了自主招聘、选拔人才的机会。3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一面是特区的突飞猛进仍然需要大量人才,一面是计划调配没有足够的空间,当时已任市人事局局长的蔡云九发现,在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资源构成之间出现了严重矛盾。“感到这种情况有问题了,对深圳的发展,光靠计划调配是不行的。”  他说,当时深圳人才流动问题最为严重。对外地流入深圳的人才,人事部门要想办法让他们各得其所;对已经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则要想办法给他们提供一个平台,改变不能兼容的现状。“如何让人才流动到符合本专业和符合本人能力的工作岗位上”成为当时深圳人事问题的核心。“光靠计划调配肯定没有办法解决。必须要走市场化的道路。”  1991年,深圳又开全国先河,再次对人才引进制度改革,首创人才智力市场,新形成了计划调配和人才市场调节相结合的制度,即“调配给户口,但在市场上要先工作”。“企业既可随时在人才市场上找到合适的员工,通过每年考核员工技能,将调动指标发放给真正‘有能力、有水平、能够创造价值的’的人才,又可让‘漂’在深圳的或用非所学的人找到工作。”蔡云九认为,这一改革提高了调人的质量。  蔡云九回忆,最初的人才市场设在华强南一间200平方米左右的二楼房间。成立当天,“楼梯上,楼底下,楼顶上,围了一两千人来看”。  此后不久,华强南人才市场的场地已无法满足求职的需求。1991年9月,人才市场就搬到了华强北的纺织大厦,面积扩大到3000平米,“这个地方很快又火起来了”。几年以后,人才市场再度迁址,并于1997年在宝安北路成立了人才大市场。“这时人才大市场已变成三层楼,两万多平米,每天都有上万人前来。光门票和企业入场费的钱一年就有七八千万元。”蔡云九说。  除了在国内寻觅人才,深圳还于1992年5月组织过全国首次的深圳海外招聘团,一时间轰动海外。  除了在国内寻觅人才,1992年深圳以市政府名义到美国招聘留学生,这在国内是第一次。从当时的角度来看,这是很敏感的,一时间引起海外很大反响。  “我去到那边就接过几个电话,问是不是邓小平让我们来的我说邓小平不认识我们,我们也没接到他的通知。我们主要是来招聘人才,深圳的发展你不知道,发展很快,突飞猛进,现在需要外向型人才。当时美国之音的记者也跟着我们,时任深圳市委副书记厉有为走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蔡云九回忆了当时的情况。  他说,就深圳而言,赴海外招聘主要是因为深圳以外向型经济为主导,产业发展需要有国际视野的海外留学生。当时给予归国留学生的优惠条件包括一套公务员标准的福利房,企业技术入股和参与投资,并且保证留学生国内国外“来去自由”。  首次海外招聘,招聘团足迹遍及美国东西海岸,持续了长达半个月,发出了800多份申请意向书,签署意向的有100多人,最终回来三四十人。尽管人数不多,但却较好地向海外华侨、同乡会等介绍了中国的发展形势和深圳改革开放的成果。  此外,像1992年这样的海外招聘深圳又进行了六次,从2001年的美国行到2008年到伦敦和巴黎的欧洲招聘,陆续有不少留学生和外籍人士被深圳吸引。到去年为止,已经有39000多名“海归”落户深圳。  “有一年我们需要招20个人,结果报名人数超过了4600人,竞争的激烈程度比现在考大学和找工作都要厉害吧。”回忆起当年在蛇口工作的经历,今年已经78岁的老人熊秉权仍旧精神矍铄,思维敏捷。老人从1981年起就担任深圳市蛇口工业区管委会副主任,后来还担任了蛇口区管理局局长、蛇口工业区党委书记,是袁庚的得力助手,也是当年在全国首开人才招聘工作的主要负责人。  “蛇口工业区刚成立的时候并没有几个人,都是从内地调过来的。这种人才流动方式并不能够解决工业区发展的人才需求。”熊秉权说,按照惯例,干部的调动是组织部门的事情,用人单位处于被动地位。一者调动的速度比较慢,在过去的体制下,组织关系都是盘根错节的,要调动需要上下跑动办理一大堆手续。此外,以行政命令调动的人员对于个人或用人单位而言,都没有太多的选择余地,来到以后不一定能够适应岗位的工作需求。  改革大幕初启,蛇口的发展如火如荼,如何能够缓解工业区各企业的用人之渴蛇口想到了“公开招聘”。“当年这个东西还是个外来品,没有几个人听过,也没有什么地方尝试过,这是我们在学习西方的管理经验中搬过来的。”熊秉权告诉记者,为了能够顺利启动招聘工作,袁庚曾专门前往北京,向中央领导请示,拿到中央的批条以后,再到组织部去开了介绍信,才为蛇口争取到了自主招聘、选拔人才的机会。3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一面是特区的突飞猛进仍然需要大量人才,一面是计划调配没有足够的空间,当时已任市人事局局长的蔡云九发现,在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资源构成之间出现了严重矛盾。“感到这种情况有问题了,对深圳的发展,光靠计划调配是不行的。”  他说,当时深圳人才流动问题最为严重。对外地流入深圳的人才,人事部门要想办法让他们各得其所;对已经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则要想办法给他们提供一个平台,改变不能兼容的现状。“如何让人才流动到符合本专业和符合本人能力的工作岗位上”成为当时深圳人事问题的核心。“光靠计划调配肯定没有办法解决。必须要走市场化的道路。”  1991年,深圳又开全国先河,再次对人才引进制度改革,首创人才智力市场,新形成了计划调配和人才市场调节相结合的制度,即“调配给户口,但在市场上要先工作”。“企业既可随时在人才市场上找到合适的员工,通过每年考核员工技能,将调动指标发放给真正‘有能力、有水平、能够创造价值的’的人才,又可让‘漂’在深圳的或用非所学的人找到工作。”蔡云九认为,这一改革提高了调人的质量。  蔡云九回忆,最初的人才市场设在华强南一间200平方米左右的二楼房间。成立当天,“楼梯上,楼底下,楼顶上,围了一两千人来看”。  此后不久,华强南人才市场的场地已无法满足求职的需求。1991年9月,人才市场就搬到了华强北的纺织大厦,面积扩大到3000平米,“这个地方很快又火起来了”。几年以后,人才市场再度迁址,并于1997年在宝安北路成立了人才大市场。“这时人才大市场已变成三层楼,两万多平米,每天都有上万人前来。光门票和企业入场费的钱一年就有七八千万元。”蔡云九说。  除了在国内寻觅人才,深圳还于1992年5月组织过全国首次的深圳海外招聘团,一时间轰动海外。  除了在国内寻觅人才,1992年深圳以市政府名义到美国招聘留学生,这在国内是第一次。从当时的角度来看,这是很敏感的,一时间引起海外很大反响。  “我去到那边就接过几个电话,问是不是邓小平让我们来的我说邓小平不认识我们,我们也没接到他的通知。我们主要是来招聘人才,深圳的发展你不知道,发展很快,突飞猛进,现在需要外向型人才。当时美国之音的记者也跟着我们,时任深圳市委副书记厉有为走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蔡云九回忆了当时的情况。  他说,就深圳而言,赴海外招聘主要是因为深圳以外向型经济为主导,产业发展需要有国际视野的海外留学生。当时给予归国留学生的优惠条件包括一套公务员标准的福利房,企业技术入股和参与投资,并且保证留学生国内国外“来去自由”。  首次海外招聘,招聘团足迹遍及美国东西海岸,持续了长达半个月,发出了800多份申请意向书,签署意向的有100多人,最终回来三四十人。尽管人数不多,但却较好地向海外华侨、同乡会等介绍了中国的发展形势和深圳改革开放的成果。  此外,像1992年这样的海外招聘深圳又进行了六次,从2001年的美国行到2008年到伦敦和巴黎的欧洲招聘,陆续有不少留学生和外籍人士被深圳吸引。到去年为止,已经有39000多名“海归”落户深圳。  “有一年我们需要招20个人,结果报名人数超过了4600人,竞争的激烈程度比现在考大学和找工作都要厉害吧。”回忆起当年在蛇口工作的经历,今年已经78岁的老人熊秉权仍旧精神矍铄,思维敏捷。老人从1981年起就担任深圳市蛇口工业区管委会副主任,后来还担任了蛇口区管理局局长、蛇口工业区党委书记,是袁庚的得力助手,也是当年在全国首开人才招聘工作的主要负责人。  “蛇口工业区刚成立的时候并没有几个人,都是从内地调过来的。这种人才流动方式并不能够解决工业区发展的人才需求。”熊秉权说,按照惯例,干部的调动是组织部门的事情,用人单位处于被动地位。一者调动的速度比较慢,在过去的体制下,组织关系都是盘根错节的,要调动需要上下跑动办理一大堆手续。此外,以行政命令调动的人员对于个人或用人单位而言,都没有太多的选择余地,来到以后不一定能够适应岗位的工作需求。  改革大幕初启,蛇口的发展如火如荼,如何能够缓解工业区各企业的用人之渴蛇口想到了“公开招聘”。“当年这个东西还是个外来品,没有几个人听过,也没有什么地方尝试过,这是我们在学习西方的管理经验中搬过来的。”熊秉权告诉记者,为了能够顺利启动招聘工作,袁庚曾专门前往北京,向中央领导请示,拿到中央的批条以后,再到组织部去开了介绍信,才为蛇口争取到了自主招聘、选拔人才的机会。3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一面是特区的突飞猛进仍然需要大量人才,一面是计划调配没有足够的空间,当时已任市人事局局长的蔡云九发现,在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资源构成之间出现了严重矛盾。“感到这种情况有问题了,对深圳的发展,光靠计划调配是不行的。”  他说,当时深圳人才流动问题最为严重。对外地流入深圳的人才,人事部门要想办法让他们各得其所;对已经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则要想办法给他们提供一个平台,改变不能兼容的现状。“如何让人才流动到符合本专业和符合本人能力的工作岗位上”成为当时深圳人事问题的核心。“光靠计划调配肯定没有办法解决。必须要走市场化的道路。”  1991年,深圳又开全国先河,再次对人才引进制度改革,首创人才智力市场,新形成了计划调配和人才市场调节相结合的制度,即“调配给户口,但在市场上要先工作”。“企业既可随时在人才市场上找到合适的员工,通过每年考核员工技能,将调动指标发放给真正‘有能力、有水平、能够创造价值的’的人才,又可让‘漂’在深圳的或用非所学的人找到工作。”蔡云九认为,这一改革提高了调人的质量。  蔡云九回忆,最初的人才市场设在华强南一间200平方米左右的二楼房间。成立当天,“楼梯上,楼底下,楼顶上,围了一两千人来看”。  此后不久,华强南人才市场的场地已无法满足求职的需求。1991年9月,人才市场就搬到了华强北的纺织大厦,面积扩大到3000平米,“这个地方很快又火起来了”。几年以后,人才市场再度迁址,并于1997年在宝安北路成立了人才大市场。“这时人才大市场已变成三层楼,两万多平米,每天都有上万人前来。光门票和企业入场费的钱一年就有七八千万元。”蔡云九说。  除了在国内寻觅人才,深圳还于1992年5月组织过全国首次的深圳海外招聘团,一时间轰动海外。  除了在国内寻觅人才,1992年深圳以市政府名义到美国招聘留学生,这在国内是第一次。从当时的角度来看,这是很敏感的,一时间引起海外很大反响。  “我去到那边就接过几个电话,问是不是邓小平让我们来的我说邓小平不认识我们,我们也没接到他的通知。我们主要是来招聘人才,深圳的发展你不知道,发展很快,突飞猛进,现在需要外向型人才。当时美国之音的记者也跟着我们,时任深圳市委副书记厉有为走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蔡云九回忆了当时的情况。  他说,就深圳而言,赴海外招聘主要是因为深圳以外向型经济为主导,产业发展需要有国际视野的海外留学生。当时给予归国留学生的优惠条件包括一套公务员标准的福利房,企业技术入股和参与投资,并且保证留学生国内国外“来去自由”。  首次海外招聘,招聘团足迹遍及美国东西海岸,持续了长达半个月,发出了800多份申请意向书,签署意向的有100多人,最终回来三四十人。尽管人数不多,但却较好地向海外华侨、同乡会等介绍了中国的发展形势和深圳改革开放的成果。  此外,像1992年这样的海外招聘深圳又进行了六次,从2001年的美国行到2008年到伦敦和巴黎的欧洲招聘,陆续有不少留学生和外籍人士被深圳吸引。到去年为止,已经有39000多名“海归”落户深圳。  “有一年我们需要招20个人,结果报名人数超过了4600人,竞争的激烈程度比现在考大学和找工作都要厉害吧。”回忆起当年在蛇口工作的经历,今年已经78岁的老人熊秉权仍旧精神矍铄,思维敏捷。老人从1981年起就担任深圳市蛇口工业区管委会副主任,后来还担任了蛇口区管理局局长、蛇口工业区党委书记,是袁庚的得力助手,也是当年在全国首开人才招聘工作的主要负责人。  “蛇口工业区刚成立的时候并没有几个人,都是从内地调过来的。这种人才流动方式并不能够解决工业区发展的人才需求。”熊秉权说,按照惯例,干部的调动是组织部门的事情,用人单位处于被动地位。一者调动的速度比较慢,在过去的体制下,组织关系都是盘根错节的,要调动需要上下跑动办理一大堆手续。此外,以行政命令调动的人员对于个人或用人单位而言,都没有太多的选择余地,来到以后不一定能够适应岗位的工作需求。  改革大幕初启,蛇口的发展如火如荼,如何能够缓解工业区各企业的用人之渴蛇口想到了“公开招聘”。“当年这个东西还是个外来品,没有几个人听过,也没有什么地方尝试过,这是我们在学习西方的管理经验中搬过来的。”熊秉权告诉记者,为了能够顺利启动招聘工作,袁庚曾专门前往北京,向中央领导请示,拿到中央的批条以后,再到组织部去开了介绍信,才为蛇口争取到了自主招聘、选拔人才的机会。3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一面是特区的突飞猛进仍然需要大量人才,一面是计划调配没有足够的空间,当时已任市人事局局长的蔡云九发现,在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资源构成之间出现了严重矛盾。“感到这种情况有问题了,对深圳的发展,光靠计划调配是不行的。”  他说,当时深圳人才流动问题最为严重。对外地流入深圳的人才,人事部门要想办法让他们各得其所;对已经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则要想办法给他们提供一个平台,改变不能兼容的现状。“如何让人才流动到符合本专业和符合本人能力的工作岗位上”成为当时深圳人事问题的核心。“光靠计划调配肯定没有办法解决。必须要走市场化的道路。”  1991年,深圳又开全国先河,再次对人才引进制度改革,首创人才智力市场,新形成了计划调配和人才市场调节相结合的制度,即“调配给户口,但在市场上要先工作”。“企业既可随时在人才市场上找到合适的员工,通过每年考核员工技能,将调动指标发放给真正‘有能力、有水平、能够创造价值的’的人才,又可让‘漂’在深圳的或用非所学的人找到工作。”蔡云九认为,这一改革提高了调人的质量。  蔡云九回忆,最初的人才市场设在华强南一间200平方米左右的二楼房间。成立当天,“楼梯上,楼底下,楼顶上,围了一两千人来看”。  此后不久,华强南人才市场的场地已无法满足求职的需求。1991年9月,人才市场就搬到了华强北的纺织大厦,面积扩大到3000平米,“这个地方很快又火起来了”。几年以后,人才市场再度迁址,并于1997年在宝安北路成立了人才大市场。“这时人才大市场已变成三层楼,两万多平米,每天都有上万人前来。光门票和企业入场费的钱一年就有七八千万元。”蔡云九说。  除了在国内寻觅人才,深圳还于1992年5月组织过全国首次的深圳海外招聘团,一时间轰动海外。  除了在国内寻觅人才,1992年深圳以市政府名义到美国招聘留学生,这在国内是第一次。从当时的角度来看,这是很敏感的,一时间引起海外很大反响。  “我去到那边就接过几个电话,问是不是邓小平让我们来的我说邓小平不认识我们,我们也没接到他的通知。我们主要是来招聘人才,深圳的发展你不知道,发展很快,突飞猛进,现在需要外向型人才。当时美国之音的记者也跟着我们,时任深圳市委副书记厉有为走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蔡云九回忆了当时的情况。  他说,就深圳而言,赴海外招聘主要是因为深圳以外向型经济为主导,产业发展需要有国际视野的海外留学生。当时给予归国留学生的优惠条件包括一套公务员标准的福利房,企业技术入股和参与投资,并且保证留学生国内国外“来去自由”。  首次海外招聘,招聘团足迹遍及美国东西海岸,持续了长达半个月,发出了800多份申请意向书,签署意向的有100多人,最终回来三四十人。尽管人数不多,但却较好地向海外华侨、同乡会等介绍了中国的发展形势和深圳改革开放的成果。  此外,像1992年这样的海外招聘深圳又进行了六次,从2001年的美国行到2008年到伦敦和巴黎的欧洲招聘,陆续有不少留学生和外籍人士被深圳吸引。到去年为止,已经有39000多名“海归”落户深圳。  “有一年我们需要招20个人,结果报名人数超过了4600人,竞争的激烈程度比现在考大学和找工作都要厉害吧。”回忆起当年在蛇口工作的经历,今年已经78岁的老人熊秉权仍旧精神矍铄,思维敏捷。老人从1981年起就担任深圳市蛇口工业区管委会副主任,后来还担任了蛇口区管理局局长、蛇口工业区党委书记,是袁庚的得力助手,也是当年在全国首开人才招聘工作的主要负责人。  “蛇口工业区刚成立的时候并没有几个人,都是从内地调过来的。这种人才流动方式并不能够解决工业区发展的人才需求。”熊秉权说,按照惯例,干部的调动是组织部门的事情,用人单位处于被动地位。一者调动的速度比较慢,在过去的体制下,组织关系都是盘根错节的,要调动需要上下跑动办理一大堆手续。此外,以行政命令调动的人员对于个人或用人单位而言,都没有太多的选择余地,来到以后不一定能够适应岗位的工作需求。  改革大幕初启,蛇口的发展如火如荼,如何能够缓解工业区各企业的用人之渴蛇口想到了“公开招聘”。“当年这个东西还是个外来品,没有几个人听过,也没有什么地方尝试过,这是我们在学习西方的管理经验中搬过来的。”熊秉权告诉记者,为了能够顺利启动招聘工作,袁庚曾专门前往北京,向中央领导请示,拿到中央的批条以后,再到组织部去开了介绍信,才为蛇口争取到了自主招聘、选拔人才的机会。3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一面是特区的突飞猛进仍然需要大量人才,一面是计划调配没有足够的空间,当时已任市人事局局长的蔡云九发现,在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资源构成之间出现了严重矛盾。“感到这种情况有问题了,对深圳的发展,光靠计划调配是不行的。”  他说,当时深圳人才流动问题最为严重。对外地流入深圳的人才,人事部门要想办法让他们各得其所;对已经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则要想办法给他们提供一个平台,改变不能兼容的现状。“如何让人才流动到符合本专业和符合本人能力的工作岗位上”成为当时深圳人事问题的核心。“光靠计划调配肯定没有办法解决。必须要走市场化的道路。”  1991年,深圳又开全国先河,再次对人才引进制度改革,首创人才智力市场,新形成了计划调配和人才市场调节相结合的制度,即“调配给户口,但在市场上要先工作”。“企业既可随时在人才市场上找到合适的员工,通过每年考核员工技能,将调动指标发放给真正‘有能力、有水平、能够创造价值的’的人才,又可让‘漂’在深圳的或用非所学的人找到工作。”蔡云九认为,这一改革提高了调人的质量。  蔡云九回忆,最初的人才市场设在华强南一间200平方米左右的二楼房间。成立当天,“楼梯上,楼底下,楼顶上,围了一两千人来看”。  此后不久,华强南人才市场的场地已无法满足求职的需求。1991年9月,人才市场就搬到了华强北的纺织大厦,面积扩大到3000平米,“这个地方很快又火起来了”。几年以后,人才市场再度迁址,并于1997年在宝安北路成立了人才大市场。“这时人才大市场已变成三层楼,两万多平米,每天都有上万人前来。光门票和企业入场费的钱一年就有七八千万元。”蔡云九说。  除了在国内寻觅人才,深圳还于1992年5月组织过全国首次的深圳海外招聘团,一时间轰动海外。  除了在国内寻觅人才,1992年深圳以市政府名义到美国招聘留学生,这在国内是第一次。从当时的角度来看,这是很敏感的,一时间引起海外很大反响。  “我去到那边就接过几个电话,问是不是邓小平让我们来的我说邓小平不认识我们,我们也没接到他的通知。我们主要是来招聘人才,深圳的发展你不知道,发展很快,突飞猛进,现在需要外向型人才。当时美国之音的记者也跟着我们,时任深圳市委副书记厉有为走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蔡云九回忆了当时的情况。  他说,就深圳而言,赴海外招聘主要是因为深圳以外向型经济为主导,产业发展需要有国际视野的海外留学生。当时给予归国留学生的优惠条件包括一套公务员标准的福利房,企业技术入股和参与投资,并且保证留学生国内国外“来去自由”。  首次海外招聘,招聘团足迹遍及美国东西海岸,持续了长达半个月,发出了800多份申请意向书,签署意向的有100多人,最终回来三四十人。尽管人数不多,但却较好地向海外华侨、同乡会等介绍了中国的发展形势和深圳改革开放的成果。  此外,像1992年这样的海外招聘深圳又进行了六次,从2001年的美国行到2008年到伦敦和巴黎的欧洲招聘,陆续有不少留学生和外籍人士被深圳吸引。到去年为止,已经有39000多名“海归”落户深圳。  “有一年我们需要招20个人,结果报名人数超过了4600人,竞争的激烈程度比现在考大学和找工作都要厉害吧。”回忆起当年在蛇口工作的经历,今年已经78岁的老人熊秉权仍旧精神矍铄,思维敏捷。老人从1981年起就担任深圳市蛇口工业区管委会副主任,后来还担任了蛇口区管理局局长、蛇口工业区党委书记,是袁庚的得力助手,也是当年在全国首开人才招聘工作的主要负责人。  “蛇口工业区刚成立的时候并没有几个人,都是从内地调过来的。这种人才流动方式并不能够解决工业区发展的人才需求。”熊秉权说,按照惯例,干部的调动是组织部门的事情,用人单位处于被动地位。一者调动的速度比较慢,在过去的体制下,组织关系都是盘根错节的,要调动需要上下跑动办理一大堆手续。此外,以行政命令调动的人员对于个人或用人单位而言,都没有太多的选择余地,来到以后不一定能够适应岗位的工作需求。  改革大幕初启,蛇口的发展如火如荼,如何能够缓解工业区各企业的用人之渴蛇口想到了“公开招聘”。“当年这个东西还是个外来品,没有几个人听过,也没有什么地方尝试过,这是我们在学习西方的管理经验中搬过来的。”熊秉权告诉记者,为了能够顺利启动招聘工作,袁庚曾专门前往北京,向中央领导请示,拿到中央的批条以后,再到组织部去开了介绍信,才为蛇口争取到了自主招聘、选拔人才的机会。3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一面是特区的突飞猛进仍然需要大量人才,一面是计划调配没有足够的空间,当时已任市人事局局长的蔡云九发现,在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资源构成之间出现了严重矛盾。“感到这种情况有问题了,对深圳的发展,光靠计划调配是不行的。”  他说,当时深圳人才流动问题最为严重。对外地流入深圳的人才,人事部门要想办法让他们各得其所;对已经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则要想办法给他们提供一个平台,改变不能兼容的现状。“如何让人才流动到符合本专业和符合本人能力的工作岗位上”成为当时深圳人事问题的核心。“光靠计划调配肯定没有办法解决。必须要走市场化的道路。”  1991年,深圳又开全国先河,再次对人才引进制度改革,首创人才智力市场,新形成了计划调配和人才市场调节相结合的制度,即“调配给户口,但在市场上要先工作”。“企业既可随时在人才市场上找到合适的员工,通过每年考核员工技能,将调动指标发放给真正‘有能力、有水平、能够创造价值的’的人才,又可让‘漂’在深圳的或用非所学的人找到工作。”蔡云九认为,这一改革提高了调人的质量。  蔡云九回忆,最初的人才市场设在华强南一间200平方米左右的二楼房间。成立当天,“楼梯上,楼底下,楼顶上,围了一两千人来看”。  此后不久,华强南人才市场的场地已无法满足求职的需求。1991年9月,人才市场就搬到了华强北的纺织大厦,面积扩大到3000平米,“这个地方很快又火起来了”。几年以后,人才市场再度迁址,并于1997年在宝安北路成立了人才大市场。“这时人才大市场已变成三层楼,两万多平米,每天都有上万人前来。光门票和企业入场费的钱一年就有七八千万元。”蔡云九说。  除了在国内寻觅人才,深圳还于1992年5月组织过全国首次的深圳海外招聘团,一时间轰动海外。  除了在国内寻觅人才,1992年深圳以市政府名义到美国招聘留学生,这在国内是第一次。从当时的角度来看,这是很敏感的,一时间引起海外很大反响。  “我去到那边就接过几个电话,问是不是邓小平让我们来的我说邓小平不认识我们,我们也没接到他的通知。我们主要是来招聘人才,深圳的发展你不知道,发展很快,突飞猛进,现在需要外向型人才。当时美国之音的记者也跟着我们,时任深圳市委副书记厉有为走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蔡云九回忆了当时的情况。  他说,就深圳而言,赴海外招聘主要是因为深圳以外向型经济为主导,产业发展需要有国际视野的海外留学生。当时给予归国留学生的优惠条件包括一套公务员标准的福利房,企业技术入股和参与投资,并且保证留学生国内国外“来去自由”。  首次海外招聘,招聘团足迹遍及美国东西海岸,持续了长达半个月,发出了800多份申请意向书,签署意向的有100多人,最终回来三四十人。尽管人数不多,但却较好地向海外华侨、同乡会等介绍了中国的发展形势和深圳改革开放的成果。  此外,像1992年这样的海外招聘深圳又进行了六次,从2001年的美国行到2008年到伦敦和巴黎的欧洲招聘,陆续有不少留学生和外籍人士被深圳吸引。到去年为止,已经有39000多名“海归”落户深圳。  “有一年我们需要招20个人,结果报名人数超过了4600人,竞争的激烈程度比现在考大学和找工作都要厉害吧。”回忆起当年在蛇口工作的经历,今年已经78岁的老人熊秉权仍旧精神矍铄,思维敏捷。老人从1981年起就担任深圳市蛇口工业区管委会副主任,后来还担任了蛇口区管理局局长、蛇口工业区党委书记,是袁庚的得力助手,也是当年在全国首开人才招聘工作的主要负责人。  “蛇口工业区刚成立的时候并没有几个人,都是从内地调过来的。这种人才流动方式并不能够解决工业区发展的人才需求。”熊秉权说,按照惯例,干部的调动是组织部门的事情,用人单位处于被动地位。一者调动的速度比较慢,在过去的体制下,组织关系都是盘根错节的,要调动需要上下跑动办理一大堆手续。此外,以行政命令调动的人员对于个人或用人单位而言,都没有太多的选择余地,来到以后不一定能够适应岗位的工作需求。  改革大幕初启,蛇口的发展如火如荼,如何能够缓解工业区各企业的用人之渴蛇口想到了“公开招聘”。“当年这个东西还是个外来品,没有几个人听过,也没有什么地方尝试过,这是我们在学习西方的管理经验中搬过来的。”熊秉权告诉记者,为了能够顺利启动招聘工作,袁庚曾专门前往北京,向中央领导请示,拿到中央的批条以后,再到组织部去开了介绍信,才为蛇口争取到了自主招聘、选拔人才的机会。3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受访者认为,年轻人语言贫乏的表现是基本不会说诗句和不会用复杂的修辞手法。下一步,国家网信办将继续会同有关部门加大对网络直播和短视频的监督管理,净化网络环境,为广大网民特别是青少年营造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




(www.sss050.com_www.sss050.com-【聘用庞大】)

附件:

专题推荐


© www.sss050.com_www.sss050.com-【聘用庞大】SEO程序:仅供SEO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百站百胜: RBC预计2019年随着经济重回正轨标普500指数将… 新东方在线上市的喜与忧 一个被“炮损”苗寨的“搬迁”僵局 中信建投:海外市场波动致外资流出回调是加仓良机 补贴退坡六成以上中国新能源汽车还有机会吗? 长城汽车:获控股股东创新长城质押1.3亿股A股 两名副省长同日履新今年至少6省份迎新任副省长 俄出兵委内瑞拉后设立直升机训练中心协助部署S300 招商局港口:2018年度纯利润增长20.2%至72.4… 张震岳回击酒吧检举坚持立场决不妥协 马钢现升逾2%去年多赚43.94% 原创社-忆往昔峥嵘岁月稠!苏粤篮球的这14年 基德真要联手詹姆斯了?他已在节目中公开喊话 首批虚拟银行牌照来了!众安已正式接受首批用户注册 别把个人隐私不知不觉“喂”给人工智能 三公司回应“全球最高海缆交联立塔”事故影响 广发策略:震荡期如何做配置选择? 台当局讨论增设庇护岛、斑马线退缩议题保障行人安全 48+13+6!基石爆发马刺大胜欧文两双绿军4连败 海王与美国队长同框,两大男神见面,一人还有点害羞 泰晤士报:英国内阁公开叛变策划威胁特里莎·梅下台 美四季度GDP增速下修至2.2%略逊预期 这个在漫威电影里把自己刷成阿凡达的华裔姑娘我爱了 华为畅享9S/9e发布:麒麟710千元超广角AI三摄 陈冠希一家逛公园秦舒培坐脚踏车被女儿推着走 Gigi斥责网友消极评论:这些留言会让你们更加丑陋 许廷铿红馆开唱胡鸿钧捧场张柏芝现身拒谈儿子 深圳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调研海口市国家帆船基地 美空军演练战机快速人员交换可提高F35作战效率 最赚钱没谁了这四家企业利润是茅台的27倍 饿了么与美团抢地盘商家被逼“二选一”不听话关店 国通快递副总裁:每天亏200万总亏十亿停工节约成本 马天宇骗外甥妹妹被抱走了小家伙急得哇哇大哭 贾斯汀比伯考虑升级当爸?与妻子正酝酿生育计划 餜篦兒、石磨雜糧面、一個煎餅兩個蛋…北美這家煎餅餜子,… 欧盟:脱欧协议通过即可延后脱欧大限至5月22日 超五成受访者虫草姑娘骗局是利用别人信任 孙耀威反对爱妻雪卵望浪漫进行争取时间见面造人 中国央行货币政策空间再打开国债利率或继续下行 社保基金持仓93只个股年内浮盈逾80亿元 摩根大通:风险资产的机会之窗再度关闭 吴绮莉报警寻找小龙女吴卓林回应:她需要看医生 世界夏季特奥会闭幕中国收获60金158枚奖牌 惠生工程去年盈利5630万人民币派末期息0.43分 美媒解密即将上市创企Zoom盈利动力:研发主力在中国 斯波教练:我仍然在劝说韦德,让他再打一年 击溃30岁中年人的不仅是房贷,而是对躺赚的误解 中国粮油控股18年纯利润同比下滑55.8%至13.46… ?媒体评“流浪汉爆红网络”:流浪的大师流量的疯子 新京报:社会救援车免费通行就该让爱心畅通无阻 新京报:补贴新政重质提效让新能源车“跑得更远” 九鼎控股增持计划延迟九鼎集团收问询函 大和:澳优乳业目标价升至12.8元维持买入评级 中微半导体、优刻得等科创板拟上市企业完成上市辅导 欧阳明高:慢充仍是未来主流快充需要更多技术创新 文明城市测评材料弄虚作假被通报宁波:整改问责 台军1个月内连续2名士兵从军舰摔落分别受轻重伤 华为手机去年发货2.06亿台成公司第一大收入来源 陈柏霖受访回应与胜利关系:我们是朋友 法国前总统奥朗德参加博鳌亚洲论坛:中国经济增长惠及全球 京媒:贴身肉搏战国安不适应于大宝适应能力强 交通运输部拟规定运输新业态运营原则上不收取押金 欧盟拒绝随美全面封锁华为各成员将自行拍卖5G牌照 俄媒:巴西核燃料车队遭袭当地警方挫败持枪劫匪 当科学家遭遇慢性疾病,如何将科研进行到底? Lazada未来是否进军中国?CEO:我们侧重于局部市… 尴尬!美国记者吐口水整理头发,被全球直播了 寒夜暖身體美國大兵竟偷吃塑膠炸藥 牛仔裤巨头李维斯重返华尔街IPO首日大涨近32% 自然美飙逾52%录3900万元大手成交 羽生结弦:昨晚只睡3小时自我反省瞄准完美跳跃 多款App点分享至微信会跳深圳航空App?微信:被劫持 新浪观影团《海市蜃楼》百老汇影城apm店免费抢票 苹果最软发布会网友:我熬了一宿就给我看这个? 资本加持酒业新零售终端之战全线打响 林青霞同继女现身看展,与混血孙女温馨互动狠击离婚传闻 秦昊发文疑似回应影片撤档风波:会过去被忘记 名爵EZS明晚正式上市预售11.98万元起 举重奥运冠军药检呈阳性禁赛3年安眠药变兴奋剂 指原莉乃为《海贼王》剧场版配音饰演歌姬安 “一年崩一回”:土耳其金融动荡始末 老外制作的中国面条终极攻略火了外国网友被馋哭 Adobe、微软联手对抗Salesforce领英成武… 日美强化太空领域合作谋求联合监视太空 检察理论专家赴中央政法委任职曾起草重要文件 微胖女模减肥不见成效网友:一直胖下去! 江苏盐城爆炸核心区多名被困人获救借电话报平安 蜂鸟公司起诉邓紫棋:法律途径是唯一方法 美国网约车第一股Lyft首日最高涨23%收涨8.7% 范加尔:曼城利物浦都比巴萨强希望曼城拿欧冠 男生健身,要是多练这两个部位,身材改变会更明显 王兆星:将进一步放宽外资银行保险机构准入条件 中铝国际2018年度少赚46.6%派息每10股0.3… 连个颁奖仪式都没有?亚当斯体验后补外援待遇 伊拉克战争爆发16年后国内重建百废待兴 红岭创投明确出清时间表不良资产处置成关键 風靡全韓國的爆款炸鷄空降多倫多?!食慾炸裂好吃到哭! 罗斯成功接受右手肘关节镜手术!将无限期伤停 贾跃亭\"三婚\":在孙宏斌、许家印之后他遇到了朱骏 为研发无人卡车:戴姆勒收购TorcRobotics多… 收入破千亿美元净盈利仅87亿美元华为外强中干? 小鹏汽车正寻求至少5亿美元融资或赴美上市 小鹏汽车回应特斯拉起诉其员工:入职前后无违规行为 19:35起直播中超第3轮比赛泰达VS富力争赛季首胜 波音麻烦蔓延:美国司法交通和国防部纷纷调查 19岁中国健身妹臀部上面放水杯实力挑战卡戴珊 摩根大通对3个市场风险保持警惕:波动率、仓位和估值 美联储布拉德:不管谁加入,美联储政策都将保持连续性 杰富瑞重申特斯拉买入评级目标价450美元 哈神再添里程碑季后赛总得分超李楠历史第三 欧洲MTV音乐奖将在西班牙塞维利亚举行 美国名校招生丑闻:支付650万美元的家长身份仍是谜 响水爆炸工厂年初查出37项问题2010年曾发生爆炸 大摩:金山软件目标价升至18元给予与大市同步评级 中介机构被调查影响博纳上市?已恢复审核拿到牌照 多倫多最新打卡網紅快閃店:帶你重返童年!3月30日開… 韩军890万元防空导弹误射调查:系维修人员过失 一场席卷全球股市的大跌:国债市场真在发出危险信号? Apex的潜在成功,EA业绩或将迎来转折点 苹果涨近3%重回市值第一分析师给予强劲买入评级 库克:中国是非常有创新的国家对中国经济预期较乐观 单霁翔:不能因为火就什么都做故宫文创要把握好度 總統:兩岸關係要再平衡台美關係不是聖誕節拆禮物 国足VS乌兹别克首发:卡帅变换阵型谭龙何超登场 中国海军节阅兵完就与俄举行海上联演?可能性很大 挑战自我!蔡卓妍抛开偶像包袱力争影后 Google新辦公園區落腳新北Tpark 两天暴跌1.92万亿3000点再度失守A股反弹结束了… 华夏VS上港首发:奥斯卡缺阵石柯&贺惯伤愈复出 董明珠和雷军为什么“长”得越来越像了? 胜利聊天室受害人现身遭强奸犯喊话“抓不到我” 捷达VA3/VS5/VS7今晚亮相主打家用市场 英国脱欧僵局加剧尽管首相特里莎·梅已承诺辞职 美银美林:中财险目标价升至7.8元维持跑输大市评级 山东要求:突发事件30分钟内报告省政府总值班室 NASA公布5颗土星小卫星外型似悬浮茶托和马铃薯 欧洲经济前景多面承压:德国增速放缓英脱欧僵局难破 暗戳戳秀恩爱!宋仲基晒与宋慧乔旧照破离婚传闻 滑联:没证据表明贝尔故意伤人教练持同样看法 秦昊发文疑似回应影片撤档风波:会过去被忘记 巴勒斯坦加沙地带安全局势持续紧张外交部吁暂勿前往 鼎好大厦易主:折射中关村电子大卖场16年兴衰 特朗普称OPEC增加原油供应非常重要国际油价走低 方大同不让薛凯琪上台紧密排练红馆演唱会 火箭豪斯莫雷暗地里较劲!哈登:我选择继续等戴 任泽平点评3月PMI数据:经济年中触底市场否极泰来 美国4家骚扰电话公司被监管部门关闭被罚数百万美元 一名美国犹太人:把纳粹和中国政府相提并论是疯了 别把个人隐私不知不觉“喂”给人工智能 两铁项轻松游出世界最佳无敌孙杨还有一大考验 海螺水泥绩后见获利盘现跌近2% 海尔电器绩后挫近8%遭高盛下调目标 股东指控特斯拉证券欺诈美法院驳回该诉讼 加州需要加强立法彻底解决饮水含铅问题 绿城去年收入603亿股东应占利润同比下降五成 黄晓明希望小海绵多吃苦多吃亏想跟儿子做好哥们 上海消保委:聚美、贝贝等9款App涉嫌过度获取权限 前领导哄骗14名员工开卡贷款数百万全部用于赌博 \"一带一路\"推动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中国方… 落马市委原书记忏悔:从拒收腊肉到收高档烟八百条 2018年度十大考古新发现出炉“经远舰”入选 華人連續6年成美國房市最大買家,這四個買房常犯的錯一定… 第九城市大幅跳水转跌1%完全回吐此前50%涨幅 主帅解释为何不让武磊首发:要摆大巴只能牺牲他 古天乐超重视承诺!光顾好友面店表示支持 申雪:明年要给陈虹伊找外教双人滑下届3个名额 英议会下院将表决“脱欧”协议的法律文本 面臨20年牢獄她還宣稱自己發明能改變世界 脱欧迎来“加时赛”英欧分手要拖到何时? 物美集团:“物美多多”与“物美商城”均是假冒账号 CBA名宿赛后想来换球衣!韦德:不好意思送人了 2019机遇之城在哪里?京沪港穗深排前五 国药控股18年度纯利增4.67%至58.36亿末期息… 小摩唱空带来汇市大跳水引发土耳其\"国家级愤怒\" 老年人并非\"人口负担\"而是一座有待开发的\"金矿… 少见“75后”省城区委书记拟跨省升正厅 火箭正式锁定季后赛!这个詹姆斯的纪录在延续 从盈利变化看A股:下滑仍继续牛市还需进一步验证 在芯片领域中美厂商正在进行一场另类竞赛 华润置地锁定年内结算营业额近千亿土储满足3年发展 WiFi探针如何让你的手机隐私秒变小透明 检察理论专家赴中央政法委任职曾起草重要文件 FF九城签协议,贾跃亭第三次“联姻”能否解燃眉之急 里昂:潍柴动力目标价升至17.32元维持买入评级 江苏连云港市灌南县(疑爆)发生2.2级地震 阿里纳斯说锡安技术不够进NBA!但当年詹姆斯… 华泰策略:A股分子分母两端仍在“纠结期” 英央行:维持利率不变更多公司触发应对脱欧紧急计划 国泰君安:牛市顶点的虚假流动性陷阱会是什么样的? 曝格子铁心投奔巴萨!愿降薪转会违约金1.2亿 岚松本润在家中指导后辈收佐藤胜利做“学生” 花旗拟今年将亚太财富管理客户群扩大10% 第九城市盘前暴涨46.43%此前签署协议与FF合作 德银员工被禁止在与德商行研究合并事宜期间出售股票 从今往后,腾讯开始赚辛苦钱 范少勋新片有杀气角色曾参考《蝙蝠侠》诡橘小丑 塞胡多升重UFC238战莫拉斯争夺置空雏量级冠军